家庭系列之一 : 丈夫去钓鱼


  2019年8月7日? 星期三? 多云23~32℃

  11564109-e7b141a860464e27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大伯哥给丈夫打电话,邀他去钓鱼。

  在讲丈夫钓鱼之前,我先说几句题外话。

  一提起他哥俩,我总会想,真是被婆婆惯坏了,没有大本事,就喜好玩。

  要玩能玩出个真格的,像大伯哥那样也行,心灵手巧,起码电器修理技术过得硬,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电工大拿。

  丈夫也不是笨,就是动手能力太差劲,这脑袋和手不知道是怎么搭配的,太不合拍了。我一直都想找婆婆问问,她是怎么生的这俩儿子,差别也就太大了。

  我隐隐约约听婆婆自责过,说二小子随她,脑袋聪明两手笨,笨的要命。其实,也不能怨婆婆,谁不想好?婆婆也想生个能手专家,可是,那真不是想生就能生出来的。

  不,也许婆婆生得出来,是她没有教育好,在两个儿子贪玩年龄,信马由缰,任其自由生长造成的。

  哎呀,我在这里都嘞嘞些什么?可别叫婆婆听见,她老人家最擅长挑剔,一旦听我在这里说她坏话,她心目中的好媳妇形象就会瞬间坍塌,我可不想做个坏媳妇。

  好了,不贫了,再回到钓鱼的事上来。

  丈夫一听钓鱼,骑着骆驼吃包子,乐颠了馅儿。他肯定去,毫无疑问。他还叫我去,上班时间,我去就得请假。

  不是自吹,玩忽职守的人堆里别想找到咱。我爱钓鱼不假,再爱钓鱼,也不会置工作于不顾。拿钓鱼这个理由向领导请假,我说不出口,这个假,我肯定不请。

  那好,三姐在家没事,问她去不去?她痛快答应下来,跟着去。

  钓鱼不是旅游,又等同于旅游。我给他另备一套短袖衣裤,一顶帽子,让他带个长袖防晒衣,他说不用。吃的喝的各带一些,一早七点钟便从家里出发。

  大约开车需用一个来小时。到达目的地,三姐给我发来一张相片,相片上能看见大伯哥和丈夫都在摆弄鱼竿。

  十点零一分,丈夫微信告诉我,那边下雨了,他们坐在车上避雨。嗨,这钓鱼赶上天?掠辏嗳萌松ㄐ耍梢裁环ǎ苷瓶乩咸炷兀?

  家里这边一滴雨没下,他们那边究竟下了多久?也没人告诉我。

  这一天,就再也没有他们消息,我也没过问,想必鱼不少,没看都忙乎得忘记来信了。

  傍晚时分,亲家母来电话叫丈夫开车过去拿蔬菜,这下可好,把他们的钓鱼计划打乱了,不然,还能再钓会儿。

  丈夫把三姐送回家,又去亲家母家拿蔬菜。等他晚上回来,能夸张点说,我差点都没认出他。

  以前他皮肤黑我承认,可也没黑成这样子。面黑如煤,跟黑脸包公有得一拼。还有,他身上被晒成的那件肉色“大背心”,甚是惹眼,不过,仔细一瞅,也怪吓人的,他还一个劲儿地说疼。

  问他,“钓鱼时怎不换上老头衫?”他满不在乎说出三个字,“懒得换。”哼,一个懒字,就把自己的皮肤给出卖了,疼他不多。

  不是我心狠,他把自己晒成黑黝黝,肉疼他活该,谁叫他不听我的话,穿件长袖衣。他成黑脸包公,也不关我的事,我所关心的,是看他钓回来多少鱼。

  “鱼呢?”我问。

  “我让三姐多拿些回家,留下的那些,被我送给亲家了。”

  “什么?二十多斤鱼全部送人啦?咱家一点都没留?”

小鱼都没拿回家。他还是不是家里人?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了呢? 达到当天最大量